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克戎寨上的遐思

发布日期:2019-08-27 16:42
0

星期六,吃过晚饭,天色还早,同事说,我们去看看克戎寨吧。我的家乡扬州一马平川,目之所及,皆为坦荡如砥的千里沃野,地表上压根儿没有城堡古寨之类的战争遗存。听同事一说要到克戎寨,就欣然前往了。

据《子洲县志》记载,克戎寨最先是由西夏人修建的,最初的名字叫细浮图寨,后来被宋兵占领,之后又归还给了西夏。七年后,北宋又将此寨收入囊中,改名为克戎寨。北宋灭亡后,这里成了金朝的属地。女真人、党项人和之后的蒙古人,在这里先后展开捉?#36733;?#26432;。金兴定五年(1221年)十月,蒙古大将木华黎大破马蹄、克戎两寨,至此,这里才变得消停。

克戎寨,位于子洲县城西南方向,距离县城双湖峪街道只有一刻钟?#20826;蹋?#19981;是太远。下穿过青银高速公路,走过一片高粱地,就来到了山脚下的小村庄——双湖峪街道张寨村。

沿着村中间一条崎岖不平的小山路,走了五六分钟,就来到半山腰。抬眼望去,正前方有一面城墙,开着城门洞,上方一块匾额刻着“克戎寨”三个大字。穿过城门洞,我们就来到了寨子里。

由于年代久远,克戎寨的城墙大都坍塌,残留的城墙?#38469;?#30001;黄土夯筑而成,?#34892;?#36824;包裹着一层坚固的石头。进入寨子,沿山势上下错落,建着数十孔窑洞。许多老窑洞门口长满了荒草,废弃在那里。由于地面保存的文物遗迹不是太多,我们看了半个多小时就出了寨子。站在寨门口向前方望去,下面就是流淌千年的大理河。由于今年干旱,水量不是太大,一些地方的河床已经裸露出来,嶙峋的乱石横七竖?#35828;?#25955;落在河滩上。

大理河实在是太普通了,就其宽度长度而言,勿宁说是一条沟更确?#23567;H欢?#24403;你了解了大理河的前世今生,会发现它有着遥远而辉煌的历史。在《水经注》里就有记载大理河,当时叫平水。河水自子洲向东,流到绥德,在绥德境内汇入大名鼎鼎的无定河,最终流向黄河。大理河沿岸地势平缓,土壤肥沃,宜于居住和耕作,自古以来,就是黄河流域妇孺皆知的“米粮川”。

奔腾不息的大理河,带给这片土地的?#27779;?#26159;富饶,养育的?#27779;?#26159;英豪?因为地处大宋和西夏交战的前沿地带,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宋军占领,向西可?#21271;?#27178;山地区,虎视西夏国都兴庆府。如果西夏占据,则东出绥州(今绥德),直?#21482;?#27827;,进而威胁宋朝河东之地。对于这样一块战略要地,历代?#25345;?#32773;皆不敢掉以轻心。地处大理河南岸的克戎寨背山面河,居高临下,易守?#21387;ィ?#21487;以想象,在冷兵器时代,要想攻?#38469;?#20309;其艰难。

?#27426;?#21490;料记载,宋元丰四年(1081年)十一月,沈括借河东十二将兵东归、道经鄜延路之际,扬言将护十二将西讨,西?#26408;?#22240;宋军军势甚盛,遂弃寨而逃,宋军不战而下浮图、吴堡、义合三寨。当我看到这一段记载时,非常震惊。终宋一朝,由于崇文?#27835;洌?#22312;对外战争中基本上输多胜少。出人意料的是,一向以文官形象示人的沈括率队出征,贯?#27492;?#21521;披靡的西夏大军听说他前来征讨,?#35895;?#26395;风而逃,不战而溃,沈括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取了克戎寨,真是令人?#25991;?#30456;看。

?#27779;?#26159;沈括收复克戎寨的往事,来到子洲的三个月里,许多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令人生发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穿越?#23567;?#22914;榆林市下辖的吴堡县,经当地人解?#20572;?#25165;知道这个县名的由来。据相关资料,公元417年,匈奴人赫连勃勃亲率大军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长安,翌年春称帝,11月还都统万城,并下令沿路筑城,用以安置东晋俘虏。由于东晋地处江南,历史上是吴国属地,故将这些俘虏蔑称为“吴儿”,安置在各处堡塞为奴,当时人们称之为“吴儿城”。久而久之,也就演化成了现在的吴堡。追本穷源,吴堡人的祖先来自今天的江南。

我做?#25105;?#27809;有想到,这个县名?#35895;?#19982;南朝刘宋开国?#23454;?#21016;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年我在镇江读书时,校园里有一座形似土丘的小山,叫寿丘山,毫不起眼。班主任说,你们可不要轻视这座小山,历史上刘裕就曾经住在山脚下。辛弃疾?#38431;?#36935;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里写道:“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说的就是刘裕早年在寿丘山下的往事。“能在刘裕的老家读书,你们是何其?#20197;?rdquo;,班主任这么一说,让我对毫不起眼的寿丘山肃然起敬 。

镇江,控江临海,坐断东南;榆林,边关锁钥,塞上明珠。两座城市相隔千里,似乎?#21069;?#26438;子也打不到一起,?#27426;?#21315;年以前,我们的先人?#38405;持?#29305;殊的方式,让两地发生了联结,这是何等的神奇啊。虽?#36824;?#32769;厚重的黄土高原不会说话,雄浑瑰丽的大漠边关不会吟唱,时光深处的历史编码又何尝消失?你中有我,我中?#24515;悖?#21382;史的血脉又何尝割裂?

我刚到子洲时,看见?#34892;?#22810;姓拓的人。一开?#23478;?#20026;他们是少数民族,问了他们,说是汉族,但在历史上复姓拓跋,是西夏人的后代。西?#30446;?#22269;?#23454;?#26446;元?#36745;?#26469;就叫拓跋元昊。后来,才逐步简化为拓姓。另外,在陕北,拓作为姓氏时,读ta而不读tuo,外地人因为不了解情况,经常读错。一个?#27492;?#31616;单的姓氏,背后也深藏着民族融合的印迹啊。

今天,虽然第一次站在克戎寨前,可是人生?#35270;觥?#39118;云际会,倾刻间在这里?#24050;?#21040;雪泥鸿爪,让人内心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32654;?#20840;不?#21387;?#22827;”的惊喜与感动——而这样的惊喜与感动,?#21046;?#26159;枯坐在书斋里能够发现得了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古人诚不我欺也。

张旭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

疯狂维京海盗APP
足彩17182合买 时时彩后四位投注技巧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间辽 重庆百变王牌50期 做山货野菜赚钱吗 山东11选5当前最大遗漏 秒速飞艇全天人工计划 石油大亨怎样赚钱快 最火爆的正规棋牌游戏 浙江飞鱼体彩玩法 开文教用品店赚钱吗 利润大吗 168大富豪棋牌游戏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投注 国电电力股票行情 福建11选5哪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