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榆林:做高端煤化产业引领者

发布日期:2019-06-12 21:51
46

binary_middle

1984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消息——“陕北有煤海,?#35270;?#26131;开采”,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一举震惊世界,并拉开了榆林煤炭大开发的序幕。

30多年来,为更好地开发利用煤炭资源,榆林紧盯煤炭产业发展前沿,以“打造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为目标,聚焦强链、补链、延链,探索建立循环生产流程,在做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同时,大力推进煤基化工产业向更高质量发展,争做高端煤化工产业的引领者。

发展理念始终站在最前沿

思路决定出路,战略决定未来。

榆林煤炭资源开发之初,挖煤卖煤是主导,没有挖掘出“煤中白菜心”——榆林煤“三低两高”的特性,是对优质化工煤的极大浪费。“挖掘榆林煤的深度价值,发展煤化工产业是必选路径”便成了榆林历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共识。

回看榆林能化产业30年的发展历程,中省市决策者们均以大担当、大视野、大气魄,对榆林以煤为基的能化产业发展进行了一系列高瞻远瞩的“顶层设计”。

榆林煤炭资源开发之初的1981年,当时的地区行署就提出把榆林逐步建成以煤炭为中心的煤炭、电力、化工基地的初步设想,并请求省政府会商国家有关部委给予支持。

在省市的共同努力下,1998年7月榆林能源化工基地总体规划获原国家计委批准,2003年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在榆林启动建设。我市因此成为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并开启了建设国家现代煤化工示范基地的建设之路。

同年,省委、省政府提出“煤向电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25512;?#30416;向化工产品转化”的“三个转化”战略,指明了榆林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基本思路?#22836;?#23637;方向。从此榆林以煤为主的能源化工产业发展走上了“快车道”。亚华热电、神木化学等一大批在当时?#38469;?#26368;先进、单体规模最大的能化项目纷纷落地,锦界工业园区在大漠中拔地而起。

2007年,第五次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座谈会又提出煤炭及煤化工产业向配套装备制造业、能源化工下游增值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延伸产业发展的“三个延伸”理念,进一步深化、充实了“三个转化”战略。之后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2个“27条政策”,专门支持榆林能化基地建设。

2017年,省委、省政府要求榆林以建设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为目标,对高端能化基地建设提出更高要求。2018年初,省政府出台支持榆林高质量发展意见,为能化产业高端化发展提供更大政策支持。

2018年的市委四届五次全会上,榆林确立了今后五年全市推进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的“12363”战?#26376;?#24452;,出台《关于加快推进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打造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实施意见》,明确煤化工产业从原料向材料转化、从大宗化学品向终端应用品拓展、从产业链中低端向高端迈进的三大目标,并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担纲的高端能化建设指挥部,出台全国首个煤化工高端化发展支持政策——《榆林市推进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35895;?#24178;政策(试行)》,从10方面对高端煤化工产业给予全方位支持,力争引进世界最先进的煤化工企业、?#38469;酢?#39033;目落地榆林,全力打造“煤头化尾”的全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

基础化工产业实现循环化

“目前,我们虽已不具备规模优势,但受益于一以贯之的循环化、一体化发展理念,在全国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仍能连年盈利(2018年净利润1.6亿元)。”陕西神木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刑艳萍说。

该企业位于锦界工业园区的年产60万吨甲醇项目,始建于2003年,是陕北能源重化工基地的启动项目,是当时单体规模最大、?#38469;?#26368;先进的煤制甲醇项目,副产品包括液氧、液氮、液氩、硫磺、硫酸铵等。

煤炭分质利用的榆林版煤制油的代表项目神木天元化工,在原料块煤价格高位运行,主要产品兰炭产能过剩、价格不高的情况下仍能连年盈利,得益于该企业自主研发的煤焦油延迟焦化加氢组合工艺。该工艺方法进一步优化了传统榆林版煤制油的“原煤—兰炭—焦油—化工—煤气和焦粉”循环链条,大大提高?#22235;?#28304;转换?#21097;?#20570;到工业污水零排放,市场竞争力显著增强。

在新型煤制油项目方面,榆林同样走在了世界前列。陕西未来能源1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采用了全球最先进的低?#36335;?#25176;合成?#38469;酰?#29983;产出了国内品?#39318;?#22909;的柴油。

已投产14年的北元化工集团,以煤和岩盐为原料,构建起兰炭、烧碱、电石、聚氯乙烯、工业?#26174;?#27700;泥的循环产业链条,?#34892;?#38477;低了生产成本,并因此成为全国单体规模最大、生产成本最低的聚氯乙烯生产企业。

据了解,在煤基基础化工方面,榆林已探索形成了原煤—兰炭—煤焦油—高端?#25512;貳?#21407;煤—甲醇—烯烃(芳烃)—合成材料、原煤—煤液化—精细化学品等主要的循环产业链;一批甲醇、烯烃、煤间接液化等世界煤化工顶尖?#38469;?#33853;户榆林,低阶煤中低温干馏、粉煤热解、煤焦?#22270;?#27682;等自主研发工艺?#38469;?#36798;到国内行业领先水平;形成煤制烯烃240万吨、煤制?#25512;?60万吨、煤制甲醇220万吨、煤制醋酸20万吨、聚氯乙烯135万吨、煤焦?#22270;?#27682;222万吨、兰炭5000万吨的产能,烯烃、甲醇产量的全国占?#30830;?#21035;达到7.2%、4.8%。

构建起从矿区到园区到企业无缝对接的循环生产流程,形成从开采到转化到尾气?#26174;?#32508;合利用“吃干榨净”的完整产业链,当下的榆林,已成为煤化工产业发展优势最显著的地区。此外,榆林还?#24515;?#20837;国家“十三五”规划的现代煤化工示范项目9个,总投资达到2500亿元,基础煤化工产业将?#20013;?#20570;大做强。

发展精细化工成为自觉行动

规模庞大的基础化工产业,为榆林发展高端精细化工产业奠定了良好的原料基础。

2018年,落地榆神工业区的东元精细化工19万吨/年混合芳烃项目,创造了当年开工、当年建成、当年投产的典范,?#38469;?#19978;实现了混合芳烃生产中将石油化工?#38469;?#21521;煤化工领域的成功移植。

“东元速度”真实?#20174;?#20102;近年来榆林精细化工产业的建设、发?#39038;?#24230;。据了解,2018年,仅榆神工业区的精细化工园,即入驻精细化工和新材料项目31个,其中10个项目开工建设,同时榆横、锦界两大园区也有一批精细化工项目落地建设。

新引进项目井喷式增长,现有煤基基础化工项目也在积极主动延伸产业链条,加速向高端化、精细化迈进。

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38742;?#24635;经理董正庆表示,该公司正在积极推进石蜡、低温冷凝物、高温冷凝物等中高端化工产品生产,今年即有望实现盈亏平衡,全面摆脱煤制油生产?#38469;?#35013;置世界一流却连年亏损的?#38480;未?#22659;。明年,该公?#20928;?#35745;划生产树脂、聚丙烯、聚乙烯、费托蜡等煤制油下游产品,走上?#20013;?#20581;康发展道路。

无独有偶,建成投产已10年,一?#26085;?#25454;国内最大单套煤制甲醇装置宝座的兖州煤业榆林能化有限公司60万吨/年煤制甲醇项目,当下正主动将产业链向甲醇下游延伸,将于年底建成?#23545;?0万吨/年聚甲氧基二甲醚装置。待运行稳定后,该公?#20928;?#35745;划再建设40万吨/年的相关项目。“作为柴油添加剂,聚甲氧基二甲醚能大幅降低尾气污染物排放,并?#21830;?#20195;苯类等毒性较大的有机溶剂,未来市场前景十分广阔。”该公?#24452;?#20107;长靳方余信心满满。

民营?#26102;?#32477;对控股的神木市国融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同样早已“不安于现状”——2017年建成投产的6万吨/年1,4—丁二醇、4万吨/年γ—丁内酯和N—甲基?#37327;?#28919;酮项目,早已开始向附加值更高的下游延伸。今年年底该公?#20928;?#23558;建成投产更高端的α—乙酰基—γ—丁内酯(ABL)产品装置,年产能达1万吨。该产品是一种重要的医药精细化工中间体,主要用于合成维生素B1和农药生产,目前我国年需求量约3万吨,主要依靠进口。

另据了解,今年我市还将全力推动?#36864;?#28373;榆神精细化学品制造、陕西汉恩榆神新型聚合分散液晶材料生产线等20个精细化工项目建设,力争完成年度投资23亿元。

本报记者李狮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谢丽丽
精彩视频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

疯狂维京海盗APP